淮海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最新新闻 > 老九门大结局:九人最后结局是什么? 老九门各人物介绍

老九门大结局:九人最后结局是什么? 老九门各人物介绍

时间:2016-09-03 14:07:58来源:人民网安徽频道 作者:admin
老九门演员表 陈伟霆 饰 张启山:九门之首,人称张大佛爷。 张艺兴 饰 二月红:长沙花鼓戏名角。 赵丽颖 饰 尹新月(特邀主演):张启山的夫人。 胡耘豪 饰 陈皮阿四:九门中最为...

【图文】关于老九门大结局:九人最后结局是什么? 老九门各人物介绍的相关文章:



  
老九门演员表



  陈伟霆 饰 张启山:九门之首,人称张大佛爷。


  张艺兴 饰 二月红:长沙花鼓戏名角。


  赵丽颖 饰 尹新月(特邀主演):张启山的夫人。


  胡耘豪 饰 陈皮阿四:九门中最为心狠手辣。


  应昊茗 饰 齐铁嘴:擅长问卦卜算而且奇准。


  袁冰妍 饰 丫头:二月红的妻子。


  王美人 饰 霍锦惜:霍家人,倾心于二月红。


  王闯 饰 陆建勋:张启山的政治对头。


  杨紫茳 饰 解九爷:解连环的父亲,解雨臣的爷爷。


  李乃文 饰 半截李:姓李,九门排行第三,真名未知。


  
老九门剧情简介



  民国年间,九大家族镇守长沙,被称为“九门提督”。这九门势力庞大,外八行的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几乎所有明器,流出长沙必然经过其中一家。


  1933年秋,一辆神秘鬼车缓缓驶入长沙火车站,九门之首“张大佛爷”张启山身为布防官,奉命调查始末。张启山与八爷齐铁嘴一路探访,发现长沙城外有一座疑点重重的矿山,一直被日本人窥伺。为破解矿山之谜,张启山求助同为九门上三门的戏曲名伶二月红,无奈二月红虽出身考古世家,却心系重病的妻子丫头,早已金盆洗手。张启山为了国家大义和手足之情,北上去往新月饭店为二月红爱妻求药。


  在北平,张启山邂逅了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尹新月,并为二月红连点三盏天灯,散尽家财。尹新月帮助张启山等人顺利返回长沙,二人暗生情愫。二月红爱妻病入膏肓,服药后不见好转,最终故去。二月红悲伤之余却意外发现家族祖辈与矿山亦有重大关联,于是振作精神,决定与张启山联手,解开矿山之谜。


  张启山、二月红和齐铁嘴再次深入矿山,发现在被矿山淹埋的神秘古墓中,竟隐藏着惊天秘密。时局越发危急,神秘的美国人裘德考一直觊觎着墓下宝藏,他玩弄人心,假意为日本特务头目田中凉子出谋划策,实则为实现自己的阴谋清除障碍。在他的操控下,二月红与其爱徒陈皮决裂,九门霍家与情报官陆建勋联手,试图颠覆张启山之位、陷害二月红通敌叛国。一夕之间,九门分崩离析。


  探寻古墓秘密的过程中险象环生,二月红、齐铁嘴在张启山的帮助下逃出升天,张启山却因误中墓下机关而致神情恍惚、意识不清。为解救张启山,众人前往东北张家。借助神秘力量,张启山终于被唤醒,同时得知古墓中所藏之物与张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更加坚定了守护宝物、粉碎日本特务阴谋的决心。


  张启山、二月红等人毅然返回古墓,经历艰难险阻,终于识破日本特务意图利用墓中之物研发生化武器的计划。张启山与二月红、齐铁嘴并肩作战,及时阻止了日本特务在湘江附近炼制生化病毒的恶行,解救了被日本特务胁迫的黑、白乔寨百姓,大快人心。


  古墓中的珍宝物归原主,张启山也与尹新月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
  长沙保卫战打响,张启山带领众将士浴血奋战。外敌当前,九门放下恩怨,戮力同心,誓与长沙共存亡。张启山深为震动,与众人并肩,冲上沙场……


  一本写满离奇故事的笔记,传了数代人。笔记早已残破不堪,当中的故事早已难辨真假。但无论是故事,还是真正的传奇,笔记透露出的信息,足以让人回味无穷。


  一九零三年,日本人大谷光瑞以宗教考察为由进入中国腹地,进行地理勘探的情报工作。在途经中国长沙时,其中一支探险队分支跟随日商鸠山美志,在长沙北部的一座山镇内,停留了约三个月的时间。一整支考察队进入,却只有六人归来。一周后,鸠山美志向日本日清贸易研究所转外务省提交了一份报告,报告提及这山镇底下埋藏的东西,史称鸠山报告。


  一九三三年的一个夜晚,一辆诡秘的火车驶进长沙站,惊醒了在值班室熟睡的守夜人。守夜人顾庆丰好奇之下,上前查看这辆突然进站的列车。顾庆丰抹开满布灰尘的车窗,里面挂着的尸体把他吓了个半死。


  第二天,一名位高权重,人称“佛爷”的军官带队前来查个究竟。佛爷和部下一边查实列车的状况,一边向顾庆丰打听情况。他们得知,这辆列车是深夜突然抵达,没有通行记录,车身也锈迹斑斑,像是从废铁站里开出来的,加上里面挂着死人,车身又用铁皮焊死了,这种种迹象,都表明这辆列车绝非寻常。佛爷安排部下,用气割瓶割开车厢,亲自入内一探究竟。


  佛爷张启山和部下进入车厢,发现里面藏有多条死相奇怪的尸体,皆为面部朝下。佛爷见此状况,命部下把八爷叫来。八爷齐铁嘴似是胆小如鼠之辈,但却有一手精通奇门八算的活儿。八爷被佛爷半推半就之下,一起进入列车里面探个究竟。齐铁嘴随张启山进入列车内部,看见这些尸体的死相和摆放位置,并在无意中,发现的一份画有实验内容的文件。张启山根据种种迹象,推断这列车和里面的尸体都是作陪葬用的,而墓主恐怕就在最尾的车厢内。


  张启山和八爷齐铁嘴让军队把车厢内的棺木都带回去开棺。几副陪葬的棺木被打开后,里面的尸体的死相与列车内其他尸体无异。正当齐铁嘴纳闷着,列车是如何在没活人的情况下驶进站内时,张启山提出,说这些人应该是事前吸入了僵气,进站时才奄奄一息,至于真正的秘密,恐怕要把最大的棺材给打开,才能水落石出。最大的棺木是个哨子棺,非寻常人可以打开。棺材以铁水封棺,只留一孔,强行打开只会引出毒气,必须以一手伸进孔口从内部打开。现在要打开这哨子棺,只有靠张家的本事。佛爷让自己张家的亲兵帮忙开棺,但这位开棺的士兵伸手进孔时一个慌神,大叫救命。这一叫,在一旁协助的同伴只能触发一个断臂保命的机关,士兵断一臂却无所获。佛爷冷静地走上前,亲自伸手进孔开棺。棺材成功被打开,里面也没有什么机关,只有一具面容朝下的尸体。佛爷伸手在棺内翻找,摸出一枚似是南北朝的戒指。长沙九门中,最了解南北朝的当属二爷的世家,在齐铁嘴提议之下,张启山决定携此戒指去拜访二爷。


  长沙一处装修豪华的梨园中,一个风姿绰约的身影正在台上唱着一曲霸王别姬。一名满身铜臭的座上客打断正在唱戏的二爷,并对二爷出言不逊。正当场面陷入混乱时,佛爷带着一队人马前来,为二爷解围,并教训了那位满身铜臭的客人。佛爷和二爷似是颇有交情,二爷对佛爷的出手相助也表示感激。但当佛爷拿出那枚南北朝的戒指时,二爷却脸露难色,说自己已经不碰那些地下东西很多年了,拒绝帮助张佛爷。佛爷也不强求,他把戒指放在桌面,让二爷自己考虑。


  二爷二月红带着戒指回到府上,而他的夫人丫头亲自下厨做了碗面,慰劳从梨园回来的丈夫。二月红和丫头两夫妇相敬如宾,恩爱非常,但是丫头的身体不是很好,说不到几句就捂胸咳嗽,二月红心疼夫人,命下人陪她回房休息。天色渐晚,二月红打开隐藏在书柜后面的暗门,进入了一个密室。尽管密室内布满机关,但作为密室主人的二月红都一一轻松闯过,直达密室的深处。二月红进入密室最里面的房间,房间内满是阴森恐怖的物件,还有一些地图、照片。二月红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枚戒指端详,这枚戒指和张启山拿来的那枚一模一样。


  张启山在夜里把齐铁嘴请到家,把二月红拒绝帮忙的事告诉齐铁嘴。二月红虽然拒绝出手相助,但是也给张启山留下了忠告,要他最好不要碰这事。张启山却不这么认为,这火车出现得如此突然,车内的景象又如此诡异,加上棺材内出现南北朝的器具,这种种事由,让张启山觉得长沙可能要陷入危机。张启山拿出铁路图,告诉齐铁嘴,他们虽然暂时不知道棺材的来源,但是却可以找到火车的来源。他指着铁路图向齐铁嘴分析,东北过来的铁路,虽然全部被炸掉,但是长沙沿着东北的轨道却是好好的,这当中山脉绵绵,山中必有轨道连着矿山,常有矿道藏于山中,所以推断火车是从矿山开出的。


  齐铁嘴这时提到,矿山最近似乎不甚太平,那里有很多日本特务,似乎在策划着什么阴谋,张启山立即联想到,日本人可能要在那里搞秘密实验,于是立即让齐铁嘴还有张副官随自己一起去矿山一探究竟。


  二月红非常担心妻子丫头的病情,他觉得这都是自己家业的过错,报应到妻子身上,二月红在祖宗牌位前立誓,不再沾染祖业,希望先人保佑妻子安康。另一边厢,丫头在湖边发呆,陈皮从身后为她披上一件外衣。陈皮是二月红的徒弟,对丫头似乎有着特别的感情。


  张启山一行三人来到矿山附近的镇上,打算找人问问情况。镇上古物四处乱放,也没看见多少人家,好不容易遇到一对母子,只见这对母子背着包袱,似乎在匆忙离去。张副官向母子打探到,这里最近发生了矿难,村民都去逃难了,在此前,日本人也曾经来过,发生矿难后,日本人就走了。张启山觉得事有跷蹊,应该跟火车的案子有关系。


  几位商人来到通泰码头处打算进一些古玩回去倒卖,但是他们要求验货时,却遭到拒绝。商人们觉得难以接受,于是与码头工人起了争执,并说到以前和二爷二月红之间的规矩并不是这样的。陈皮此时出言阻止争执,并坚持不让验货,商人只好妥协,因为从陈皮这里进的货都是上等的好,可以让他们赚个盆满钵满。二月红自从不碰那些地下的玩意后,通泰码头便交由徒弟陈皮照料,陈皮现在是通泰码头的舵主,并凭借一些出售古玩的门路而名声大噪。商人们一边恭维着陈皮,一边说着贬低二月红和丫头的话,想藉此讨好这位陈舵主。陈皮听见这人侮辱自己师娘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一个铁爪,将其置于死地。众人再也不敢口出狂言,只求陈皮饶命。


  张启山三人在镇上遇到几个外来人士,他们向这些人打探一下火车的事情,并问他们来这所为何事。张启山得知,他们是来这边干些散活,混口饭吃的,但是当问及火车的事情时,这些人都三缄其口,然后匆匆回房睡觉。张启山觉得他们神情举止都有点异常,且睡觉时,床边的鞋子摆放得非常整齐,看着就是随时准备离去的样子,于是保持警惕,和齐铁嘴和张副官在他们旁边休息。第二天一早,这三个外来人士悄然离去,张启山等人立即尾随其后,追至浓雾之中。不料,他们借着雾势隐藏行踪,并对张启山他们进行偷袭,幸亏张启山武功高强,把三人制服。这下断定他们跟火车这案子肯定有关系,但是当张启山向他们逼供时,他们把预先藏在口中的毒药吞服了。人虽然死了,但是张启山认为,他们在此处突然发难,这里肯定有古怪,于是四处观察,发现这里有一条隐藏的铁路,直通深山,张启山估量着,这里就是日本人做秘密实验的地点。


  日本特务田中良子来到长沙,似乎要进行什么秘密的行动。她多次求见二月红,都遭到拒绝,这次收买了一位梨园的下人,随后偷偷进入梨园,找二月红帮忙做些事情。二月红向来痛恨日本人,这回被人强行上门,对田中良子更加反感。田中良子见二月红态度坚决,于是心生一计,打算向陈皮入手。她知道陈皮对生病的师娘丫头非常在意,于是以自己手里的治病良药作为交换条件,希望陈皮帮忙引荐一番。陈皮听见丫头的病有药可治,便心动了。他回到府上,凑巧看见丫头在厨房做面时,不小心把碗打翻了,随后便狂咳不止。陈皮非常心疼,觉得拿药给丫头治病一事,刻不容缓。


  陈皮找师父二月红说起日本人以药来换取见面的事,却遭到二月红的反对,并被痛斥了一番。陈皮一心想救丫头,师父二月红却如此不配合,心里非常不忿。丫头在门外听见两人的对话,对二月红的做法表示支持和理解,但是也劝二月红不要太责怪陈皮,陈皮也是出于一番好意才这么做。


  张启山等人进入深山,发现这荒凉之地竟有一名老头在此出没,好奇之下便对那人追赶起来,老头也慌张之下逃跑起来,但是把背着的柴木和斧头落在地上。张启山知道这老头定必会折返回收这些工具,于是便让齐铁嘴和张副官跟自己一起在旁边埋伏,等这老头自己出现。果然,这老头原路折回捡回斧头和柴木,张启山等人便顺势跟踪老头,看他到底何方神圣。


  张启山闯进老头的房子,发现他的屋里头一大堆军需。在张启山和齐铁嘴连番逼问之下,老头只好交代,这些东西都是捡来的,随后把他们带到一个破旧的院子里。院子里臭气熏天,尸横遍野,异常恶心。老头说他就是贪财,在这些死人堆里偷东西,并向张启山交代,原来他住在这里,半年前突然有一些人来到矿上,给了一些钱把他给轰走了,直到前几天闻到恶臭,才发现这里死了人。


  张启山仔细检查了这些尸体,发现这些尸体的死状都跟火车里的尸体一样,而且身上也有一模一样的纹身,唯一不同的是,这里的尸体都被剃了光头。张启山让老头带他们去矿洞入口,老头起初想忽悠张启山,然而未果,无奈之下,带他们继续前行。众人走到一处坟地时,老头阻止他们继续前行,张启山觉得事有蹊跷,立即走到坟地看个究竟。很快,张启山发现一块墓碑有点古怪,他掰开墓碑后,一个通往地下的洞口立即出现在眼前。他立即带着大伙进入地下通道进行探索,在这期间,胆小怕事的齐铁嘴算到这里有大凶之象,多次劝说张启山不要太深入,但是不信天命的张启山毫不畏惧地走在最前,而忠心耿耿的张副官则殿后,大伙慢慢走到通道的深处。不一会儿,前面出现了一个雕像,雕像前面有一铁栏封着,齐铁嘴说,这个雕像像极了天尊老母神像,天尊老母是玄贯道里最重要的神,这里有人把祂摆在这,说明下面肯定藏有不得了的东西。张启山听后,马上来了劲,决心要闯进去看个究竟。


  老头不停地劝张启山等人不要进去,张启山见老头情绪这么激动,想必一定是知道里面有什么才如此害怕。老头在张启山的逼问之下,终于把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说了出来。老头他一家祖上几代都是靠挖矿为生,到了老头父亲那时,便受雇于日本人进了矿山进行采挖。当一行人走到一道刻有“入此门者,必当放弃一切希望”字样的门前时,日本特务们便把中国劳工驱赶走,自己则进入门中。老头的父亲和几位工友在门外等着,觉得里面似乎有什么宝贝,也想跟进去瞧瞧,抢点东西回来,但是没过多久,大伙都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。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也无从稽考。


  齐铁嘴利用盐酸把封住雕像的铁栏锁腐蚀一番,然后让张启山把铁栏打开。众人绕过天尊老母神像后,眼前出现了一大片废墟。众人路过一处放有很多废弃矿车的地方,继续往前寻找,便发现一个奇怪的入口。


  解九爷从日本留学回来,以巧妙的棋术,再借六位同伴的帮忙,击败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棋艺高手,但是又给足了对方面子,是个心机颇重的主。解九爷探听到张启山最近在查探矿山的事,心里似乎有点想法。


  张启山发现入口后,便拉着齐铁嘴继续往里走。他们走着走着,来到一处放有很多木梁和麻绳的地方,木梁上有被刀子砍过的痕迹,而绳子也弄成让人上吊的形状,齐铁嘴看了,说这里曾吊死过很多人。老头一直处于惊慌失措的状态,看着这些悬梁的绳子甚至产生了幻觉,眼前出现一大堆吊死鬼,随后半爬带滚地逃离了矿洞。张启山等人看见老头这样的状态,觉得他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,便没有阻挠,他们一行三人继续往深处探索。


  张启山三人继续往深处走去,走到矿道尽头时,发现有一个水缸摆在那里。张启山察觉到水缸是为了堵住什么东西时,便往水里头看了一枪,水缸一破,水便流尽,一个洞口赫然出现。张启山亲自把洞口挖开,果然里面还有一个地下通道。张启山跳下通道后,张副官也把慌慌张张的齐铁嘴推了下去,自己继续殿后。众人往前走着,来到一个奇怪的洞穴。突然,洞穴里传出一些声音,把齐铁嘴吓个半死。众人再仔细一听,发现这声音,像是有人在唱戏。


  陈皮见劝不到师父二月红同意跟日本人见面的事,为了给师娘丫头拿药,陈皮提出由自己代替师父,为日本人效劳。然而田中良子对陈皮看不上眼,并对他冷嘲热讽。性格暴戾的陈皮受不住田中良子的言语羞辱,便动起手来。陈皮武功高强,不仅把田中的守卫都打个落花流水,还扣住田中良子的咽喉,威胁她把药交出来。田中良子毫不动摇,她深知自己如若死亡,陈皮也甭想拿到药了。陈皮无奈,只得放开田中良子,继续尝试劝服二月红。


  丫头的病越来越重,二月红陪她外出闲逛。路过一家照相馆时,丫头向二月红提出,希望改天能拍张照片。二月红听见后,觉得择日不如撞日,现在立刻可以拍照。两人情深款款地,把美好的回忆寄放在照片里。


  张启山在空旷的洞穴里,看见里面横竖躺着一些尸骸,并且摆放了很多腐烂的盗墓工具。大伙猜测,这里曾经有盗墓者来过。正当他们思索,比他们更早进入墓里的人是哪一门时,唱戏的声音再次传来。齐铁嘴仔细一听,这曲子跟二月红唱的曲子一样,三人便顺着声源方向走去。来到墓室前,齐铁嘴死活不肯进去,他说张佛爷命格带着三昧真火,命硬得很,自己比不过,而且算命这行当本来就是泄露天机自损阴德的事,这么走下去恐怕凶多吉少。张启山听着齐铁嘴在抱怨,便让张副官在这陪着他,自己独自闯墓。


  齐铁嘴其实是一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,他见张启山在里面过了好一会都没有动静,担心他有什么不测,于是便拉着张副官一起进洞帮忙。齐铁嘴进入墓洞,不小心碰到满布闪光飞蛾的墙壁。齐铁嘴被飞蛾袭击时,张启山出手相救。他让张副官和齐铁嘴赶紧离开,自己则留在洞里把闪光飞蛾搏斗。张启山清理完飞蛾后,继续探索,在洞里的墙上摸索着,突然摸到一束诡异的发丝,张启山把发丝扯走后,再继续伸手摸去,摸出一枚二月红家族的族徽。张启山忽然出了状况,身体不听使唤,只能强行保持最后的清醒,爬着出洞。张副官和齐铁嘴合力把张启山带离矿洞,不料,洞口外早有日本特务埋伏于此,幸得张副官枪法如神,保护了奄奄一息的张启山。张启山强行打起精神,吩咐齐铁嘴把他带到二月红处,随后便昏了过去。


  美国学者裘德考在远处观察着这一切。这人表面上受雇于日本人,实则暗藏私心,想把矿里的宝物据为己有。裘德考的车子里,摆着一台留声机,正放着二月红常唱的那首曲子。


  齐铁嘴和张副官把张启山带到二月红家里,二月红使出浑身解数,把侵入张启山体内的发丝扯出烧毁。二月红救完张启山后,便提议齐铁嘴和张副官带张启山去看大夫。两人听出二月红言语间似有逐客的意味,便不在此处久留。


  二月红想帮助张启山,但又不想出面,于是把祖辈关于那个矿洞的资料写到信里,然后派陈皮暗中把信送到张启山府上。陈皮拿到信后,并没有立刻送到张启山处,而是事先抄了一份,拿到田中良子那里。陈皮并没有立即把抄写的信交给田中良子,而是要求与真正的买主见面。田中良子答应后,把陈皮带到美利坚长沙商会,让他在大厅里等候。不料,这厅堂竟埋伏了刺客,打算暗算陈皮,直接拿走书信。陈皮身手不凡,让敌人陷入了苦战。裘德考这时出现,平息了这场打斗。裘德考似乎就是想要资料的人,他表示如果陈皮把信件交给他,他就帮丫头治病。


  陈皮和裘德考达成了交易后,便把信的原件拿到张启山府上。张启山和齐铁嘴看了信,信中的字体看得出有故意改的迹象,但是也难掩这信就是二月红所写的事实。张启山拿到信里所写的资料后,决定再次前往,但去之前,先派齐铁嘴去一趟矿洞附近,查探一下当地的一些情况。


  情报员陆建勋最近调到长沙来,给张启山协助工作。张启山对陆建勋有着戒心,他认为这人绝不简单,这次前来,说不定会有异动。


  裘德考假扮医生,随陈皮来到二月红府上,为丫头治病。裘德考利用吗啡暂时缓解了丫头的疼痛,取得了丫头和陈皮的信任。


  齐铁嘴乔装成算命道士,来到矿山附近的一处镇子上,向当地人探探口风。他从村民口中打探到有位疯乞丐行为古怪,觉得这乞丐可能知道些什么,按照村民指引的方向,找到那位疯乞丐。疯乞丐不断拔自己的头发,嘴里还念念有词,说头发要吃他。齐铁嘴略施小计,从乞丐口中得知,十个月以前,这乞丐去了后山,然后遇到头发一样的可怕东西,让他非常恐惧。齐铁嘴帮乞丐剃了头后,并安抚他,乞丐终于不那么害怕了。齐铁嘴也从其他村民口中,知道最近村里来了一些日本人,鬼鬼祟祟地在矿山周边转悠,齐铁嘴这下对矿山里的东西,渐渐有了眉目。


  陆建勋来到长沙后,长沙九门在城中有颇大的势力,而张启山则为九门之首。野心勃勃的陆建勋谋划着要取缔九门在长沙中的地位,而要让九门瓦解,首先要绊倒张启山。陆建勋先是拜访解九爷,却遭到九爷的委婉逐客,随后命人依次拜访了其他几门的人,均吃了闭门羹。


  裘德考和田中良子得知陆建勋频频拜访九门一事,认为这人有勇无谋,必要时可以对他加以利用。


  齐铁嘴回到张启山处,把打听到的情况向他汇报。为了保险起见,张启山觉得还是得劝二月红出山帮忙。张启山和齐铁嘴深知二月红并非不肯出手,只是为了照顾丫头,怕自己出了意外留下丫头一人,或者丫头先自己一步而去,因此不得不袖手旁观。齐铁嘴觉得这是个死局,一时之间想不到办法,于是提出找九爷帮忙。


  一说曹操曹操就到,九爷这时登门拜访张启山,三人说起这些事后,想法也不某而合。九爷认为,解铃还需系铃人,要二月红出山,得让丫头出面劝说才行。


  这会儿,二月红正在梨园登台,张启山和九爷便来到红府,劝丫头开口让二月红出山。丫头虽然知道,二月红此举可以帮助长沙,阻挡日本人的阴谋,但是心里担心二月红的安危,于是拒绝了张启山。丫头说着说着,突然病发,下人立即为丫头注射了裘德考送来的吗啡。见多识广的九爷一开注射的药剂,感觉不对劲,于是拿了一份回去。回到张启山府上,九爷把这事告诉了张启山,并说这吗啡是提取的,目前这些东西只有日本人才有。张启山在惊讶之余,也猜测日本人现在盯上了二月红,恐怕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等着他们。


  九爷告诉张启山,他收到消息,北平的新月饭店一周后会拍卖鹿活草。这鹿活草可以作为药引,治疗丫头的病,张启山知道后,觉得这能帮到二月红和丫头,二话不说便决定和九爷一起去北平,随后去到红府拜访二月红。


  张启山把吗啡的事还有鹿活草的事告诉了二月红,并问二月红这吗啡是哪里来的。二月红听到这消息后非常愤怒,告诉这吗啡是一个叫裘德考的洋人带来的,这人是陈皮介绍的。张启山听后,打算找陈皮来问话,二月红则表示陈皮可能也是被日本人利用了,让张启山不要太为难陈皮。


  二月红打算跟张启山一起前往北平,丫头听见后,要求一起前往,她担心自己等不到二月红回来了,希望能在余下的日子里多和丈夫相处。


  要进入新月饭店拍得鹿活草,得先有请帖,张启山、二月红、齐铁嘴、解九爷四人在张府商量着,要怎么才能把请帖弄来。解九爷告诉大伙,山西富商彭三鞭准备坐火车前往新月饭店,届时将会途经长沙,到时可以趁机从彭三鞭手中,夺得请帖。张启山、二月红和齐铁嘴在九爷的协助之下,一起制定了偷贴和退身的一整套策略。


  张启山早前去红府拜访时,发现丫头正在注射吗啡镇痛,陈皮与日本人勾结之事也由此暴露无遗。张副官按照按照佛爷的吩咐把陈皮抓到牢里审问。陈皮在牢里毫不配合,并贬低张副官,说他没资格审自己,要审就由张启山亲自来审。张副官和陈皮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,两人的武功不相伯仲,最后打个平手收场。张副官好心提醒陈皮,日本人给的药根本没法子治好他的师娘,陈皮只是被日本人利用了。陈皮听后,既懊恼又无奈,说自己也是救师娘心切才出此下策。张副官这时知道陈皮本意不坏,于是告诉他,丫头的病其实有药可治,二月红和张启山已经亲自去取药了,陈皮听后暂时放下心头大石。张副官追问陈皮,到底是何人把吗啡给他的,陈皮坦言自己也不知道那人是谁,但知道对方的所在位置。


  张启山、二月红、齐铁嘴三人假装乘客上了火车。齐铁嘴打扮成算命先生,表面上在列车里讨点生意,实质是到处溜达想要查探彭三鞭的位置。待他找到彭三鞭的位置和摸清彭身边的形势后,便回到张启山和二月红身边,用手势向他们通风报信。三人按着原先制定的计划,趁火车进山洞时的昏暗环境便向彭三鞭下手偷贴。二月红身手最为了得,探囊取物之事自然由他来动手。然而彭三鞭不是吃素的主,二月红摸到了请帖,行动却被彭三鞭压制住。彭三鞭身边的手下们推门一看,见到彭三鞭正在请二月红喝酒,表面上恭恭敬敬,背后则各怀鬼胎。张启山这时见势不对便来到彭三鞭这里,只见二月红身陷险境,他也不再掩饰,想强行把二月红带走。说时迟那时快,张启山一动手,彭三鞭一众也跟着动起手来,混乱中,另一列火车从旁经过,张启山和二月红、齐铁嘴便按事先计划好的脱身方法,跳到另一辆火车中。请帖到手,人也安然无恙。


  张副官来到美利坚长沙商会,打算偷偷进行查探,不料却与裘德考遇个正着。张副官干脆与其正面对碰,质问裘德考为何要给丫头注射吗啡。裘德考毫无悔意,表示丫头已经病入膏肓,利用吗啡让她走得痛痛快快反而更好。张副官还想继续追问,突然有个电话打来,裘德考示意让张副官接听。张副官拿起听筒,听见电话那头是宋玉明宋长官,宋长官责备张副官肆意妄为,擅闯此地,让他马上离开。张副官是个识趣的人,转身走出门口,却没有马上离开这所院宅,而是在院子里打晕一个守卫,确认这人是日本人后,知道裘德考有强大的后台,并且和日本人勾结,心里便有了分寸。张副官在院子里放了把火才离去。很快,火势蔓延起来,张副官带着一队人马,借故把裘德考和田中良子接到张府避避火灾,想顺势给他一个下马威。裘德考在张府受到张副官的“款待”。裘德考在张府时发现张启山并不在府上,他觉得事有蹊跷,于是命田中良子暗中查探张启山的下落。


  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尹新月带着一群手下,男扮女装坐在北平火车站候着彭三鞭。原来新月饭店的尹老板与彭三鞭交好,于是打算把女儿尹新月嫁给他。但尹新月有自己的想法,不愿嫁给素未谋面指认,因此才带了一堆手下在火车站里守着,想要对彭三鞭进行伏击。


  张启山、齐铁嘴、二月红还有丫头到达北平后,张启山便乔装成彭三鞭见机行事。他见丫头身体不好,且人多了不好掩人耳目,于是决定和齐铁嘴两人前往新月饭店,随后让二月红和丫头单独在其他旅馆安顿下来,万一出了事也能在外面给他们照应。乔装成彭三鞭的张启山在车站成功瞒过了尹新月一行人,尹新月见眼前这位“彭三鞭”举止不凡,长得风流倜傥,立即对其心生欢喜,便把伏击一事就此作罢。


  尹新月假扮成接车的司机小弟,把张启山和齐铁嘴接上了车。一路上,尹新月试图向张启山套套近乎,好加深了解,但张启山只觉这位小伙子举止奇怪,似有不轨。


  陆建勋从手下口中得知,张启山已经闭门两日,且缉拿了二月红的徒弟陈皮后,也对其不闻不问。陆建勋猜测这当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于是来到牢中,试图挑拨陈皮和二月红的关系,并以救他一命为条件,要他回答自己一些问题。陈皮不仅毫不动容,反而非常不屑地看着他。陆建勋被陈皮的态度气得有点恼羞成怒,于是命人把他带走。


  张启山和齐铁嘴以彭三鞭的身份进入了新月饭店。新月饭店内遍地达官贵人,处处歌舞升平,一阵奢靡的气息扑面而来。张启山和齐铁嘴发现,在不远处的一张赌桌上,早上那位司机小弟此时变成了一位阔少,来头肯定不小。张启山发现,这位阔少身后的一名女家奴,耳廓奇特,耳随骰动,绝非寻常人也。正当两人讨论着这些听力惊人的家奴时,这些家奴也随即有了反应,齐铁嘴惊觉他们听力惊人,似乎能听到场内所有动静。张、齐二人为了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目的,决定用长沙话进行交流。张启山和齐铁嘴通过四处观察,猜测放置拍卖品的藏宝阁,就在守卫森严的顶层,而这些听力惊人的家奴一听见异动,则把情况报告给守卫听。


  新月饭店守卫十分森严,但张启山却自有解决的办法。他看着台上唱戏的班子,心里似乎有了想法。张启山安排齐铁嘴对饭店的演出进行调查,得知饭店找来了北平最有名的戏班子,连唱三天,而最后一天的重头戏,则由底下的观众以价高者得的形式进行点戏。齐铁嘴说到唱戏就想到二爷,二爷的一曲穆柯寨,可谓绕梁三日。而张启山心里想的,则是利用穆柯寨这曲子,避开新月饭店的耳目。


  第二天,齐铁嘴故意在饭店里,给一些达官贵人说起点戏的事,并故意说穆柯寨这戏,彩头特别好,这话被一位富豪听进了心里。齐铁嘴回到房间后,和张启山一起为潜入藏宝阁作准备。张大佛爷在房间里一边听戏,一边在本子上做记录。


  
老九门第11集剧情



  戏开唱了,张启山依计上楼。尹新月意外瞥见张启山偷偷潜入自己所在的顶层,误以为他是来找自己的,不禁大喜。尹新月回房脱下男装,梳妆打扮一番,静等张启山,却久不见张启山找来。尹新月疑惑,出门查看,意外发现藏宝阁的门被留了一条缝。此时张启山搜索无果,正要出门,不料却撞上尹新月。二人对峙。听奴警觉赶来查看,被尹新月呵退。张启山碍于形势,不得不说出实情。尹新月警告张启山,要想在新月饭店拿到拍卖的物品,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陪葬,要么拍下。张启山回到房间,告知齐铁嘴偷窃失败,必须硬上。张启山猜出尹新月身份,但不解她为何会特别在意彭三鞭。张启山发现日本人的踪迹,他们欲花重金夺宝。张启山忙连夜通电长沙,从银号提钱。副官将张启山家中大批藏品变卖。几大银号联合清点凑钱。新月饭店,宾客悉数入场,张启山发现有一神秘人躲在帘后参与拍卖,另有日本商会会长和一位伪满洲贝勒爷也参与其中。拍卖开始,此时彭三鞭突然出现在新月饭店门口,大声指认里面的张启山为冒牌货。听奴听见声响,通报尹新月,尹新月闻言诧异。


  
老九门第12集剧情



  尹新月猜到其中蹊跷,为保住张启山,忙让人将彭三鞭带入偏厅暗中看押,更叮嘱听奴,不许将此事告知任何人。拍卖继续进行,一轮拍卖结束,张启山、日本商会会长、贝勒爷,神秘人始终未出手。张启山表示第二轮才是重头戏。那神秘人竟然是裘德考,原来他查出张启山来北平,特意追了过来。第二轮开始,主持人宣布接下来竞拍的物品不只是简单拍卖,更关系到新月饭店大小姐尹新月和彭三鞭的婚约。张启山此时才理解了尹新月此前的种种异常行为。新月饭店将三味中药盲拍,张启山无法,只能连点三盏天灯。众人正恭贺张启山,突然彭三鞭冲进现场,直指张启山为冒牌货,自己才是真的彭三鞭。原来彭三鞭察觉被困,冲了出来。张启山忙让齐铁嘴通知二爷离开。张启山面对彭三鞭的控诉据理力争,众人疑惑。张启山、彭三鞭越吵越凶,齐铁嘴报信完后赶回,帮腔张启山,试图蒙混过关。主持人见此,要张启山、彭三鞭拿出证据证明身份,更表示张启山若是假冒的身份,刚才的拍卖就不算数。张启山、彭三鞭各执一词,无法证明真假,彭三鞭提议要比试鞭法,张启山无奈答应。

责任编辑:admin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